※ 新年快乐 ※

今天也是想写黑苏的一天。


(不,你不想,快醒醒)

【瓶邪】《飞来横祸》81

81)


在医院住了一天,毛团的状态明显好了很多,见到我来高兴地叫了两声,亲昵地舔了舔我的手背。医生说可以抱回家好好养着了,我舍不得让它进猫笼,全程抱着坐回车里。


一出医院,毛团立刻恢复了在家时不可一世的姿态,十分挑剔地对着张起灵“喵”了几声,屁股对他窝在我怀里,连搭理都懒得了。


我挠着它的下巴,强行换了方向,指着张起灵说:“注意点态度,这可是你未来的衣食父母。对他好点,以后你就不用吃猫粮了,咱能顿顿吃米其林三星的猫饭。”


这点诱惑对毛团没用。实在是从我把它捡来,就没吃过除猫粮外的其他东西。


张起灵试探着伸...

【瓶邪】《飞来横祸》80

80)


和吴协的会面是在张起灵全程陪同下进行的。这是我第一次,估计也是最后一次和吴协面对面,在对上那张与自己有八分相似的脸时,恍惚有种照镜子的错乱感。


吴协发现来人是我很是吃了一惊,视线不住地在我和张起灵之间打转,惊疑不定地问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
我懒得和他打嘴皮子功夫,开门见山地说:“房间的监控已经关了,你现在说的话也不会有人做笔录,所以,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,希望能从你嘴里听到几句真话。”


吴协沉默片刻,紧绷的肩膀骤然松垮下来,像放弃了抵抗一般,低声说:“你问吧。”


想问的东西太多,我便抓了最关心的一个...

【瓶邪】《飞来横祸》79

79)


极度亢奋之下,我这一晚睡得很不安稳,身困于形形色色的梦境,在半梦半醒间交错转换,眼皮却一直沉重地无法睁开,跟鬼压床似的。


等真正清醒时,时钟已经指在数字11上,我在床上发了会儿愣,突然十分想见张起灵。这股冲动来得莫名其妙,强烈到无法忽视,再想到那人估计通宵加班,此刻说不定又累又困,最需要一个充满爱意的拥抱。


给自己找好绝佳理由,我按着张起灵的口味打包了几份饭菜,打车一路疾驰,走进刑警队大厅时饭盒还是烫手的。


之前来过几次,坐在门口的警员认出了我,扬头冲着队长办公室喊:“老大,你不用跟我们一起吃外卖啦!”...


【瓶邪】《飞来横祸》77

77)


所幸别墅区附近就有一家宠物医院,毛团的呼吸与心跳都很弱,我抱着他一路冲进急诊室,放到医生面前。


接着便是马不停蹄地来往于各个检查室,医生面色沉重地看完所有检查报告,对我说:“是被注射了过量麻醉剂,很大可能是戊巴比妥钠,一般是做生物实验时麻醉老鼠用的,应该被打了很大剂量。”


我听完这些全身发抖,艰难地问道:“那……还有救吗?”


医生也只是说:“我们会尽力。”


毛团被送进手术室后,李济生姗姗来迟。他手里拎着一个白色塑料袋,装了七八瓶棕色小瓶,赫然就是医生所说的“戊巴比妥钠”。


“我从...

家里好像还有几本橘枳的余本,不知道有没有人想要……

1/39

天晴好卖萌

©天晴好卖萌
Powered by LOFTER